新浪公益

评论:光鲜的环保成绩不能让养羊农民埋单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环境保护和民生看似矛盾,难以兼顾,其实并非如此。帮助养羊农民完善配套措施,改善圈养环境,达到养羊标准,不是就能兼顾环保与民生了吗?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就要罚款。”山西蒲县养羊户陈齐不愿意卖掉自己5年来苦心养大的140多只奶羊,带着家 人赶着羊,躲进了邻县的山里。因为“出了蒲县地界,只要在其他县封山禁牧区以外的地方放羊”,就能保住他的羊。跟陈齐一样的遭遇限期卖羊令的农户还有不 少。在限期卖羊令的压力下,农民席全保把两年前就已价值9万多元的羊,以两万多元的价格贱卖了。(央广网8月8日)

要求农民限期卖羊,源于蒲县开展的 “封山禁牧专项整治行动”。政府规定“严禁任何人在野外放牧山羊”,“凡在野外放牧山羊的,每只羊处以 100元的罚款,并限期变卖处理”。而据村民介绍,2014年县里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并为养羊户提供贷款。可在农户养羊进入正轨、劲头正足的时候,政府 的一纸禁令却让农户蒙了。如此朝令夕改,农户该如何适从?

整顿行动禁放的是山羊,但实际操作过程中,绵羊和奶羊等品种也被一刀切地禁止。当地官员解释“之所以让部分绵羊养殖户卖羊,主要是因为很多 农户散养绵羊达不到县里规定的养羊标准,比如圈舍不配套、饲料储存条件不达标等”, “这个肯定要取缔”。这种看似合理,但除了取缔、禁养这样干净利落、 快刀斩乱麻的手段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是否也应该让农户有完善配套措施的余地,而不至于让他们的致富梦在一夜之间彻底断送?

政府要求农民在10天内卖掉所有的羊,这种手段和方式是否合理,面对的争议最大。虽然政府方面否认限期卖羊令的存在,双方各执一词,但有农 民赶着羊举家逃往邻县,有农民贱卖羊却是不争的事实。“限期卖羊令”背后最核心的问题莫过于,面对任性的权力,谁来照顾农民的感受,又怎样保障农民的切身 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蒲县属于吕梁山生态脆弱区,生态承载力有限,封山禁牧是保护当地环境的必要举措。而且,该县的封山禁牧工作开展已经有16 年,取得的效果还不错。当地开展封山禁牧整顿行动,有很充分的理由,在环保工作越来越重要的当下,也很有必要。可以说,封山禁牧有无可置疑的正当性和正义 性。但是封山禁牧的正当性,并不等于催逼农民卖羊的正当性。

一味强调民生,为了发展经济、实现脱贫致富而不惜以破坏生态坏境为代价的发展是有毒的发展,也是不可持续的发展。但在加强环保过程中,漠视 民众权益,让底层民众为所谓的环保付出高昂的代价,也会消解环保的正当性和正义性,使其无法得到广泛的理解和支持,从而丧失群众基础。而没有群众基础的环 保,也将举步维艰。环境保护和民生看似矛盾,难以兼顾,其实并非如此。帮助养羊农民完善配套措施,改善圈养环境,达到养羊标准,不是就能兼顾环保与民生了 吗?

实际上,《山西省封山禁牧办法》也有明确规定,要求封山禁牧“应当坚持统筹规划、以封为主、禁牧与圈养、恢复生态和保护农民利益相结合的原则。”

试想,如果封山禁牧令面对的不是没有多少话语权、处于社会底层的养羊农民,而是能够贡献一笔不菲税收的大企业,催逼着农民卖羊的官员们还能 够这般强势,如此干净利落吗?“限期10天内卖羊令”的目的,恐怕在于完成一份光鲜亮丽的环保成绩单,但它却以牺牲底层民众的权益为代价,让底层民众成为 光鲜的环保成绩的埋单者。如此漠视民生,不是权力任性又是什么?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