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公益

“零钱箱”背后的故事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零钱箱’活动,是呈现,不是评判;是认识,不是改造。”西南政法大学的郭其钰带着总额500元的硬币,看见了一个真实的中国。在参加了由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组织的“零钱箱”调研活动后,她在自己的调研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2017年8月3日至4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组织了97名大学生记者走上街头,开展了一项关于“零钱箱真实需求”的社会调研,每位大学生记者准备了一个装有总额500元的硬币箱子,并打印了自己的支付宝二维码,附上了一段文字“你可以取走钱、换取钱,也可以留下钱。但金额不要超过7元。最后这个箱子收到的所有款项,将全部用于公益事业。”很快,97个有着相同文字说明的零钱箱就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

动员近百名大学生记者,只用了一个晚上

“这篇微信图文推送背后,是一个能在一小时内组织天南海北近100名大学生记者的团队;是一个有条不紊指挥这些素未谋面的大学生的团队;是一个在90分钟内完成1084份线下问卷、70多篇个人感想、数百张照片搜集的团队……我为这个团队感到骄傲!” 8月7日上午,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秘书处副秘书长蔡华丽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这样一段话,并转发了活动相关的微信推送。

给这个活动画一个时间轴,过程是这样的:

8月3日晚上11点多,沈阳农业大学的王晨在一个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微信群里看到了“零钱箱”活动的招募消息,她之前就在媒体上看到过相关报道,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很快报了名,她“既希望自己是那位活动的发起人,又希望可以作为路人去参加这样的活动”。不到两个小时,已有近200名大学生记者报名,尽管已是深夜,报名的大学生仍在微信群里讨论“把零钱箱放在哪里最能帮助到别人”。

8月4日上午,第一批大学生记者行动,下午第二批大学生记者行动;8月5日上午第三批大学生记者行动,下午便集结“归营”,活动结束。

8月4日下午4点,近百名大学生记者同时接到了新的调研任务——要在街头零钱箱旁边,随机采访至少10位路人。一个半小时之内,1084份问卷填写完毕,经过同学们的调研发现,79.72%的受访者认为,街头零钱箱能够帮到人;64.14%的受访者认为如果街上真的出现了用手机兑换零钱的换取点,是非常实用且充满了善意的做法;17.79%的受访者对此表示无感,不会关注;也有9.24%的受访者认为这是在作秀,意义不大。

换取500枚硬币,居然困难重重

500枚硬币从哪儿来?8月4日上午,大学生踏上了“换硬币之旅”。“去了四家银行排队,第一家银行换了100元,第二家换了75元(其中包括50枚5角硬币),第三家换了10元,最后一家没有换到。”浙江外国语学院的江安婷即使一大早出发,也未能一次性换取到总额500元的硬币。

“我逛遍了一条街上的所有超市、烟酒副食店,找了大概20多家后才换到了500枚1元硬币。”内蒙古师范大学的奇峰同样遇到了换取硬币难题。

河海大学文天学院的张迅换取硬币的经历比较特殊,“在小区门口的超市,我说我想换500枚1元硬币,刚开始老板支支吾吾,不是非常想换,待我说明来意之后,他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做好事的,这个忙一定要帮!’”进而成功换取了硬币。

第一批大学生记者利用各种方法将500元纸币兑换成了硬币后,立即将兑换方法分享给了活动微信群里的其他大学生记者。

支付“盲区”放置“零钱箱”,收获好评

“我们做这个活动不是人性实验,主要目的在于方便大家,也是为这样模式是否长期可行进行的一种探索。我们希望每个城市都有这样温情的角落,互行方便。”问起开展这次调研的初衷,蔡华丽这样告诉记者。

据调研,“零钱不可被替代”的地方还是存在的,比如公交车站、地铁站、少量小卖部、饮料机、早餐铺子,等等。

大连理工大学城市学院的肖文斌在做活动期间,一位老人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你们太让人感动了。真正做公益的人,了不起。”老人临走时,向盒子里投放了10元钱,同时向过路的行人宣传。

江西农业大学江新强将“零钱箱”摆放到了成都的宽窄巷子中,其间有小朋友声称要抓一把硬币带走,小朋友的母亲及时制止了他,并耐心解释:“这是给需要帮助的人用的。”

参加杭州“零钱箱”活动的几位大学生记者,第一天晚上收工时箱子里有470枚1元硬币,第二天中午收工时箱子里有550枚1元硬币。活动期间,既有人取钱,也有好心市民往纸箱投硬币,方便他人。

“零钱箱”背后有太多的想不到,“对众说纷纭的零钱箱,与其远观和评判,不如走到真实场景里去,不是为了进行人性和道德测试,而是找到最真实的需求。” 蔡华丽说。

据了解,此次活动共投放了总额4万多元的硬币,剩余33416.1元。“这些经历和感受,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这次活动已经结束,但大学生们的行动还没有停止。剩余的33416.1元,将用于支持大学生们做公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