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公益

共享单车“猎人出没”:为了更好地出行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走街串巷,寻找违停共享单车,扫码,拍照,举报。这是共享单车猎人的“套路”。

共享单车大面积投放城市,解决了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违停、上私锁、藏车等种种不文明现象也随之产生。

与此同时,致力于维护使用规则的单车猎人也渐渐形成组织。据了解,有猎人群的规模达2000多人。

4月2日,新京报记者跟随北京共享单车猎人海燕,在海淀区五道口附近几个小区内展开“打猎”行动。她说,最常见的“猎物”,就是小区内的“违停”,有时可能一整天都在与这类违停周旋。

对于他们来说,“打猎”是维护共享精神,这是城市秩序、城市文明的表现。“赏金”则是获得共享单车APP上信用积分,以及市民更好地出行。

一小时举报10辆“违停”单车

海淀区某小区楼下,一排自行车放得杂乱无章。参差不齐的车轮胎中,一辆摩拜单车冒出半个橙色的轮子。

远远望见这辆车,海燕走上前去,打开共享单车APP,将车上的编码扫下来。随后,她将车辆后轮抬起,挪出队列,横着放到小区楼前。

后撤几步,海燕蹲下身来,再次拿出手机,焦距瞄准两车轮间印着的车辆编号。由于高度太低,她把手机近乎贴地面,呈30度角仰拍。随着“咔擦”一声,一辆共享单车违停的照片拍摄完毕。

标明地点并按“小区违停”上传照片后,海燕将车辆挪回原位。

拍完楼下几辆单车,她又在小区地下停车场门口发现,一辆共享单车斜放在路边,挡住了部分马路。海燕将车辆扫码解锁,骑出小区,停在小区门口的人行道上。

“有时遇到违停车辆,会自己出钱把车辆打开,将其骑出违停区。”她说,这是为了维护秩序,也便于他人使用。有时看到地图上挪出的单车围着小区停了一圈,特别有成就感。

一个小时内,海燕共举报了10辆“违停”单车。

她是北京共享单车“猎人”之一。

半年来,还在上大三的海燕,常利用业余时间,从学校附近的小区挨个扫过去,按照猎人群体的技术规范寻找“违停”的共享单车。

有猎人群规模达2000多人

作为北京10名“正式猎人”中的一员,海燕经历了一系列考核。

猎人组织发起者、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助理庄骥介绍,去年5月,第一批共享单车在博物馆附近投放,他非常兴奋。“市民随取随停,且数量够的话,可以每100米甚至50米找到一辆车,这是种很棒的城市自治概念。”

此前,他一直试图解决博物馆到地铁口1.5公里的距离,但效果不佳。共享单车的出现,让他看到希望,也开始观察单车使用情况。

庄骥很快发现,在距博物馆1公里范围内的地段,车辆被不少用户停到小区里。得知除了违停,还存在上私锁、私藏车辆、偷车等各种违规用车行为,他很愤怒,认为这影响了正常出行。

他开始持续不断地向平台举报。之后,越来越多的猎人涌现,渐渐形成组织。

如今,猎人组织已形成正式猎人群、实习猎人群、地区群三级组织,大群的规模达2000多人。

不过,正式猎人群的规模受到严控,目前只有119人。庄骥介绍,正式猎人作为整个猎人群体的核心高级用户,想要进入需达到很多条件,如信用分达到251分以上(根据某共享单车的积分使用规则,每个用户默认100分信用分为起始分数)。此外,实习猎人想要转正,原则上需在7天内,收集7种不同情景下的违停情况。

但如果一个实习猎人在完成任务后第8天就申请转正,并不代表着能通过。庄骥透露,“很多猎人三四个月不申请转正,因为他们觉得对很多案例还不了解。”

从“隔空打猎”到“盲打”

“打猎”有一系列固定的套路。

首先是寻找“猎物”。根据行动指南,所有共享单车APP规则中涉及的违约情况都属于不文明现象。比如:上私锁,停入室内、地下车库等可以遮挡GPS信号的建筑物内,停入保安值守不能随意进出的封闭小区、单位的围栏内,政府规定不允许停车的区域……

海燕介绍,“打猎”在猎人群体成立初期,存在一种“隔空打猎”的办法,即在地图上找到显示位于小区内的违停车辆,直接在APP上进行举报。不过,这种模式很快被取消,因为很多高层建筑物会对GPS信号造成遮挡,小区外的车辆定位可能会飘移进小区。

“这种方式很容易造成误伤。”所以,寻找这些猎物,往往采取“盲打”的策略,即不看APP地图,亲自进入小区用肉眼搜寻。

找到猎物只是完成了第一步。拍照前,需要将车辆稍微挪动一下位置,比如车头正对着居民楼,需要将车身横过来,以便能拍到两轮之间轮毂上的编码及车后的背景环境;最好弯下腰拍照,使照片不用放大就能看清编码;拍照完毕后,还需将车辆尽量放回原位,“原地挪动5米是允许的,这样便于工作人员收捡。”

新京报记者实测发现,这样一整套程序下来,打猎一辆“违停”单车,至少需要5分钟。

海燕表示,打猎中最常见的“猎物”,就是小区内的“违停”,有时可能一整天打猎都在跟这类违停周旋。

“死刑犯”和“嫌疑犯”

根据某共享单车的积分使用规则,用户积分低于80分,每30分钟的租车费用会提高至100元,而违停一次会减20分。对于违停区域,“信用积分”规则里,指的是停放在“小区、地库、单位大院及其他非路边白线、单车聚集区”。

在猎人的规则中,停在这类区域的车辆,被称为“死刑犯”。而“嫌疑犯”则是指那些停放不规范的车辆,比如,虽然停放在路边但却阻碍行人的地方。对于“嫌疑犯”,目前的做法是顺手挪至正确地方而不是举报。

不过,即使是在“死刑犯”的认定上,也存在争论。

海燕觉得,“小区”的定义为所有小区,包括封闭式和开放式小区。一旦共享单车停入小区,就阻挡了其进入共享使用的环节。而对于开放式小区楼下停放的单车,虽然没有阻碍其他用户用车,却在客观上增加了找车的时间成本。

在一次网友问答上,有网友提出,“例如我需要回家取东西,上楼一会儿就返回,而这时我把车子停在楼下,又有何不可?而且如果我放在其他地方,被其他人共享了,我就很麻烦了。”

对此,庄骥回答,用车规则是一种合同契约,既然使用就要按契约来执行,目前的共享单车均没有被允许停入小区;“假定没有共享单车,您的生活来回双程都用走的,为什么有了共享单车后,因为不能被停进小区而导致‘更麻烦’?”

庄骥认为,共享单车“门到门”的理想,前提是等待“技术爆炸”来解决“下一个用车人可以快速方便地找到车”等一系列技术、管理上的问题。目前,所有共享单车与用户合约中明确的规则必须遵守。

不过,“打猎”行为也有“规则”。

庄骥透露,少数“猎人”在遇到上私锁车辆时,除正常举报,还有可能自行采取手段进行干预,比如私自剪锁,更有甚者会使用强力胶将锁孔封死。

“这需要跟企业和警务人员形成报警机制。共享单车被私锁能认定为证物、赃物,企业要获得授权,发现私锁车可以剪,可以通过附近报警点来处理。猎人本人来干预私锁,很容易过界。”庄骥说,猎人群体在维护共享精神,但不能“越界”,需要有规则地维护规则。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