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公益

搭建跨界交流平台 讨论行业真问题

新浪公益

关注

近日,共益论沙龙首场线下畅谈会在广州举办。围绕“连接新动能 讨论真问题”的主题,活动邀请了粤港澳湾区知名媒体记者、公益人、高校学者、企业从业者和青年学生进行交流。

“共益论沙龙”是自媒体“共益资本论”全新打造的访谈类节目,旨在搭建一个跨界交流平台,邀请公益界、媒体界、社会创新界的代表开展线上线下讨论,项目得到了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和腾讯公益“百个项目资助计划”的支持。

将新闻做成产品 接受市场检验

公益组织如何开展解困式报道?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知识中心共益经济项目研究主任、《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资深编辑姚森表示,2017年起,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探索打造社会创新解困式报道的模板案例,以及在现今社会背景下如何进行传播和叙事表达。“除了文字报道,我们还进行了不少尝试,如短视频、播客、纪录片等,并推动解困试报道的内容生产和社群构建,积极助力有共益追求的好公司以及社会创新家们的优秀实践被更多人看见,在更广泛的连接中,创造更多社会向好的可能。”姚森说。

活动第一场圆桌讨论的主题是“传统媒体人应如何转型”,邀请了多位嘉宾媒体人进行分享。前媒体人,深度训练营、跨界实验室联合发起人陈显玲曾任职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南都周刊等,亲历了传统媒体向融合媒体发展的过程。

“2016年传统媒体在新媒体发展的强势倒逼下,传统纸媒人员流失严重,那年我们开始大量带实习生进行系统的学习实践。”刚进入南都周刊的陈显玲和渴望进入媒体界的年轻人一起推动深度营运转起来。

她介绍,深度营是自我生长起来的,一群有着相同志趣的人在社群里以平等的方式建立规则,学习业界经验。越来越多优秀的采编人员愿意义务地到深度营开讲座,接受营里同学的采访。“我们希望给非新闻专业的学生更多机会,他们有的学心理学、教育学、建筑学、农业学,但都有新闻热情。为期一年的系统培训和锻炼,打开了他们进入新闻界的机会。”

自媒体“码头青年”主编林飞曾经也是个纸媒的记者,离开纸媒后开启了自媒体写作之路。“时代是在进步的,互联网技术让我们能够看到阅读数据、点赞评论,对写作业务的成长有特别大的帮助。”

让林飞感触最深的是,在传统媒体工作时做的不是产品,它不太需要接受市场的检验。而在自媒体市场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上有管制,下有同行竞争,还有读者用脚投票,所以必须要做成一个产品。“要从产品经理的角度看自媒体的产品,如果没有完成身份转换,还停留在传统媒体的角色里,估计很快就会被淘汰。”

林飞认为,媒体和公益有相同的基因。“因为很多公益事件特别静态,不容易传播,这时候需要提前策划,主动策划传播话题。”

广州公益慈善书院执行院长廖雪红在2016年离开了报社,进入公益领域。“受疫情影响,能坚持运作书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特别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空间,给大家一个小小的精神家园,可以在这里终身学习。大家出入为友,互为师生,互相扶持,可以一起在不确定的时代里寻找互相支持的力量,然后做一些小小的、有价值的、值得坚守的事情。”

当世道不好的时候,如何坚持自己的价值观?有嘉宾在分享时讲到,“行动起来,才是去战胜、对抗一种抑郁情绪的重要方式。”

让专业的社会组织帮助政府解决社会痛点

公益机构如何保持独立性?”这是畅谈会第二场圆桌讨论的主题。来自公益界和学界的代表进行了分享。

满天星公益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梁海光10年来坚持提高乡村阅读品质,用心做好平台捐赠人的维护,让更多孩子拥有阅读的机会和可能性。

他介绍,满天星在成立之初就约定了拿投资方的资金不能超过年度预算的25%。“现阶段我们仍然不断连接更多的相关方,比如我们不会过多接受企业的资助,但我们仍要跨界跟企业合作,去拓展想要的资源,让他们参与和支持推动乡村儿童阅读。”

广州市小鹏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邓江波认为,在现今中国,无论是社会组织还是媒体人,都不能脱离多元的价值观和冲突的利益来讨论独立性。“你可能没有办法在更大范围内形成一个共同体,没有办法通过辩论达成共识,但你可以去寻找同温层,在里面安抚自己的情绪,保护自己的安全。”

成都市社会工作协会会长江维在体制内工作,她认为,社会组织要做的事情如果正是政府的短板,政府用钱支持社会组织,不仅支持了社会组织的理想,也解决了政府的一个痛点。如果能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那么政府和社会组织之间的误会将减少,相互之间建立信任后,交易成本也会极大降低。

江维认为,目前的确有“治理吸纳慈善”的趋势,但并不是吸纳后,社会组织就完全失去了独立性。这要看社会组织是否足够专业。比如社会组织的专业水平达到了无可替代的水平,如果政府不跟它合作,就无法解决一些社会痛点。

“跟政府合作,也是社会组织和政府部门双向沟通取得共识的过程。不去做这样的沟通,不能获得理解,政府也无从知道社会组织的能力和优势。”江维认为,要推动社会进步,就要真的把责任扛起来,不仅要做正确的事,还要正确地做事。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广州市社会创新中心理事长周如南认为,所谓的资本慈善,是先挣钱,再履行责任,这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提升,是基于自愿原则。“资本有善意的一面,但它也有阻力的一面,这在于我们如何将它变成善意资本、耐心资本和有效资本。另外,我们的社会已经被激活了,这意味着我们只能做一路向前的行动者。想要改变未来,最好的方法是当下的行动。”

加载中...